中国民主同盟被迫发表解散公告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中国民主同盟向以民主和平团结统一为一贯之主张,不幸战祸愈演愈烈,同人处此惟有痛心,更无为国服务之余地。最近政府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禁止活动,同人已不能活动,当经公推黄常委炎培代表同人自沪赴京,与政府洽商善后事宜,经政府提示办法如下:(一)政府已宣布民盟为非法组织,希望民盟自行结束,解除负责人之责任。(二)关于房屋:(1)民盟代管中共房屋物件,即行移交政府接受;(2)民盟自有房屋,可缓接收;(3)政府拨给民盟使用之房屋应交还,如一时不及迁出,可暂借用;(4)盟员的私人住所不予干扰;(5)上海朱葆三路民盟代中共保管之房屋,同样由政府接收,如一时学校无法迁让,应另商供用办法云云。当经黄常委答复如下:(一)民盟既经政府认为非法团体,惟有通告盟员停止活动,自经通告,以后盟员如有言论,自应由个人负责。(二)关于房屋各点,自当照办,惟须补充说明者:民盟本无财产,如其有之,应请让民盟自行处理。此处,请求两点。(三)各地盟员一律免除登记,并享有一切合法之自由。(四)各地盟员,政府如认有违法行为以及先经因案被捕者,均由政府依法处理,如无共党党籍实据,不爱用“后方共产党处置办法”,以上(二)(三)(四)各点,是否可行,候示。至报端发表各种文件,有盛责民盟之处,多违事实,此时未拟置辩云云。承政府示复如下:(一)如民盟能遵照内政部发言人所公布的命令正式宣告自行解散,停止活动,各地盟员之登记手续可予免除,并保障合法自由;但今后如有假借名义作非法活动者,各地治安机关仍当依法处理。(二)凡因案被捕之盟员,如司法机关根据调查实据,判定其为非共产党党员,或非为共党工作者,自可不爱用“后方共产党处置办法”之规定。此外,关于房屋各点,均可照办等语。合将洽商经过情形公布周知,并通告盟员自即日起一律停止政治活动,本盟总部同人即日起总辞职,总部亦即日解散。尚希公鉴。


中国民主同盟主席 张澜


附录

蒋介石解散民盟

(一九四七年十一月六日新华社时评)

蒋介石在十月二十七日宣布民主同盟为“非法团体”并对该盟人员实行进一步的迫害。蒋介石政府当然给民主同盟捏造了许多荒唐的“罪状”,但是,一切这些诬陷,只是使人们更加强烈地感觉到蒋介石统治的丑恶(比方说,因追随汪精卫投敌而臭名昭著的蒋介石宣传部副部长陶逆希圣,居然有脸皮发表长篇的臭论以证明民盟的领导者是“郑孝蓄,赵欣伯”),这就是蒋介石集团“礼义廉耻”的活标本。只是使人民更加确切地认识民主同盟在若干历史关节中,实行了与中共在部分民主纲领上的政治合作,从而推进中国民主事业,乃是民主同盟的光荣。如所周知,民主同盟是一个广泛而松弛的联合,其中一方面容纳许多坚决反对蒋介石独裁和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民主战士,并有一些例如闻一多、李公朴、杜斌丞等,为此献出了他们的生命;另一方面也容纳许多虽然一面反对与不满蒋介石独裁,但在另一面却不但过去而且现在仍然对蒋介石、特别是对美帝国主义怀抱某种幻想的人物,无论如何,民主同盟只是一个赤手空拳的组织,他们“连一枝手枪也没有”,并且不打算有,他们的凭借就是言论出版,而这样的武器也早已被蒋介石没收了。允许民盟这样一个组织存在,在通常的情形下,即令一个政府已经自己觉到自己的危机,也应该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病人膏育的蒋介石,今天害怕这样一个组织,他宁可向这个组织露出法西斯野兽的牙齿,宁可使在蒋介石统治下进行任何和平运动,合法运动,改良运动的最后幻想归于破灭。蒋介石常常小心隐藏自己的病状,但是解散民盟这件事却一下子就向全中国全世界泄露了他已经何等衰弱不堪,美帝国主义者尽管跟蒋介石签订三千万美元的“救济”协定,但是没有办法给他一付镇定剂。实在说,白宫的医生自己也没有药品可以镇定自己。他们也害怕民盟照往常一样的活动,因此就决定批准南京这个显然愚蠢的步骤,过去的无数经验表明,象解散民盟这样的大事,没有美帝国主义者的批准和参预,蒋介石是从来不敢擅自决定的。

蒋介石解散民盟和在各大城市中大施迫害民主分子,其实际意义只是暴露和加重南京统治的异常紧迫的危机,而决不能丝毫减轻这个危机。大家知道,中国民主运动的基本特点乃是武装的革命人民反对武装的反革命集团,因此中国民主革命的高潮,基本上就表现为武装斗争的高潮。应该指出,自从今年七、八、九月,各路人民解放军先后转人大举反攻以后,中国革命的新高潮已经到来了。被蒋介石恐怖统治所压迫的各大城市的人民斗争,在这个革命高潮中间所能起的作用只能是配合性质的,而且只能有效地发生于最后成熟的时机,因此蒋介石在这些城市中的一切恐怖行动,决没有也决不能在任何意义上阻止人民解放军的胜利前进;相反地,这只能教育人民要有自由,要有真正的和平,就必须坚决用武力来打倒蒋介石,就必须坚决拥护人民解放军的武装革命斗争,而决不能依靠任何和平的合法的改良的方法。蒋介石的恐怖行动,给予人民的另一个严重教训,就是以蒋介石为代表之一的中国大地主大资本家集团,是坚决反对人民到底的,直到他们的最后一天,这是凶恶的豺狼,也是决不会回心向善的。值得注意,与蒋介石解散民盟和大施迫害民主分子同时,国民党的某些政客正在以华南为中心传出一种和平的空气,据说这个“和平”的空气,是与新近奉命出任广东省政府主席的宋子文,以及不久以前奉命发表谈话反苏吓美的南京政府副主席孙科等人有联系的;但是这些招摇撞骗的阴谋家们,未免会把人民太看傻了,每一个有常识的人,不能不警觉到为什么这些“和平”使者,甚至于不敢利用民主同盟作为他们的同盟者,却宁可扯出宋子文、孙科等辈这样的烂旗子来呢?这难道不是因为他们具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害怕人们的声张和反对吗?这难道


1页    共2

发表日期: 1947年11月6日    来源: 上海市民盟委员会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
工信部网站备案:蜀ICP备2021003115号-1
公安备案号:51130202000361
中物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