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沪十一个民主团体欢迎会上的讲话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主席,各位先生:今天承各位这样盛大的欢迎,使本人感到至高的光荣,同时,也发生无穷的感想。
    中华民国的招牌,已挂了三十五年,人民却还在迫切的要求民主。抗战的胜利,是中国经过八年长时间的艰苦撑持,付了几千万人以上的血换来的。现在抗战胜利已逾一年,而全中国人民却直接间接仍还被逼担负着不光荣的战争的牺牲和痛苦。今天,全中国人民不但并未得到民主,简直更是被逼到死亡线上挣扎,要想生活下去也不可得了。回想这三十五年来,尤其是近八年来的历史,岂不令人痛心。
    各位人民团体的领袖,是深能反应人民的心意,一定知道人民在今天想的是什么?要的又是什么?本人从四川来,四川在目前还算是比较安定的地方,也是比较容易生活的地方,但已经是民不聊生危机四伏,已够使人忧虑和痛苦的了。到了上海一看,更使人立刻感到经济的危机真已到了尖端,如果内战还是无限期的扩大延展下去,那就只有把国家打亡,人民打光。而且依我看,这时间并不远,人民真已到了不能忍耐的时候了!
    我们民主同盟,远在六年以前新四军事变时,便结合同志从事于调解国共两党的争执。那时我们是怕影响了抗战,在抗战胜利之后,我们又怕因内战而影响了建国。我们首先提出“民主统一和平建国”八个字的口号。意思就是要以民主来求得统一,以和平来完成建国。我们认为中国只有这样一条路,才是光明坦途;而我们的原则是“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我们的办法,则是召开党派会议,组织联合政府,并且由改组后的政府来担任一面从事制宪,一面执行整军的工作。要这样,一切复兴计划才能奠立起基础,才能保持八年光荣抗战的战果。我们相信,这是全中国人民的意思,是全中国人民一致的愿望和要求。因为这是全中国人民唯一的出路,而这中间却需要大家都能有真诚谋国的心理,和衷共济风度的。
    因为有了去年十二月十五日的杜鲁门总统声明,及十二月二十七日莫斯科三国外长公报,继之以马歇尔特使的来华,算是产生了政治协商会议。其实政治协商会议的性质,正是我们积年来新主张的党派会议(我们所主张的党派会议,是以黨派为中心而包括社会贤达共同参加,这是几年以来,屡有宣言的)。在这会议中,我们所主张的原则“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也就是和平建国的必要条件,是订入了纲领。改组政府及对以后建国的方法及步骤,也都有了具体的协议。所以,我们是非常兴奋的参加了这个会议,完成了各种决议案。在当时,全中国的人民是如何的兴奋,又是如何的以为从此就有了前途,哪知在人民庆祝政协成功的第一天,我们的同志李公朴首先挨了打。当时我们还以为这不过是独裁作风的尾声,今天想来,那知竟是撕毁政协的序幕。从此以后,打风四起,由李公朴的挨打到马叙伦等几位先生及我们同志叶笃义在下关的被打,直到李公朴、闻一多同志的被杀,这象征了政协光采渐渐的在褪色。一党国大召开之日,政协的精神更算是完全消灭了。
    说到这里,我得附带说明一下,我们为什么不参加现在开会的这个国大的缘故。我们既然是参加政协,我们当然有拥护政协的义务。政协的精神,就在这个“协”字。而我们民主同盟,在国共两党之间,我们又是超然独立的第三者的调人身份。所以,凡是片面的,不合政协精神的,无论政府也好,会议也好,参加只有促成分裂。我们抱促成团结的愿望,而又出以促成分裂的行动,这是绝对不应该的。正唯其我们是超然的独立的第三者,我们就真无参加这个分裂的国大的理由。我们坚决相信,人民的希望,国家的前途,只有和平、团结、民主。便替国共两党着想,也只有和平、团结、民主,才是他们的出路。我们之所以不参加这个分裂的国大,是要保持着我们超然独立的立场,及调人的身份,才好对调解武力党争继续尽其最大之努力。这不但是为全中国人民着想,为和平前途保留一点转圜的机会,也可以说正是为他们两党着想,不致使他们陷入僵局,因此,就永远的打下去,直打到失尽人心,自己也同归于尽而后已。
    说千说万,我们只有努力促成和平。和平才是全中国人民的需要。不过今天的形势,显然是愈走愈僵,愈来愈坏。何以致之?这中间的是非曲直全国人都知道,用不着深说。但是,很显然的,今后争取和平的工作,比以前是愈感棘手了。因之,我们愿意大声疾呼全中国人民必须自己起来,扩大争取和平民主的阵线。我们愿意联络全中国争取和平民主的每一个人都在同一道路中共同努力。谁要致国家于分裂,我们反对。谁要独裁专政,我们反对。换句话说,我们为了国家的前途,为了自己的生存,我们必须拥护政协决议这个宪章,拥护以民主的方式来求统一,以和平的方法来求得完成建国的这个主张。这是全中国人民的历史使命,是人民的权利,也是人民对国家民族所负的义务。我们全中国人民表现自己意志,行使自己主权,这就是民主。谁不照着人民的意志做,谁不要人民行使主权,谁就是反民主,谁就是国家的反叛,人民的罪人。
    我们这样主张,我们认为是天经地义。我们将以十万分诚恳的心情,伸出合作之手,愿与一切爱好和平民主的人士携手合作,共同来完成这个艰难而又巨大的任务。
    自从有了民主同盟以来,尤其在一年以来,我们自己虽然努力保持超然独立的第三者立场,然而,向我们利诱的,向我们威胁的,向我们施以迫害、分化,企图摧垮我们的,已经是应有尽有,无所不用其极。然而我们是屹然不动,我们仍当一本初衷尽其应尽之责。今后我们更愿坚定立场贯彻主张,更希望世人尊重我们这个独立的立场,不要再存妄想运用阴谋来利用或控制这个第三者。须知道,向称为第三者的党派或个人,如果因利诱或威胁而终于偏在一边去了,这只有把国家的事越弄越僵,越弄越坏,结果是毁了别人而又无益于自己。我们希望世人尊重我们的独立立场,我们更希望世人以同样心情尊重一切爱好和平民主团体的独立立场。


1页    共3

发表日期: 1946年12月23日    来源: 据《中国民主同盟历史文献》 (1941—1949)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
工信部网站备案:蜀ICP备2021003115号-1
公安备案号:51130202000361
中物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