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张表老生平事迹的回忆(二)
杜象谷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杜象谷 口述 阳俊明 记录整理


(五)表老出省考察和建设“新南充”


1931年下半年至1933年春,表老回任南充中学校长。
1933年春,表老组成了一个考察组,出川考察。组成人员共五人。除表老外,有杨达璋、鲜特生、杜象谷、任乃强。考察地点:主要是两广、上海。 表老鉴于国事日非,外侮相乘,以蒋介石为首的南京政府一筹莫展。而两广的反蒋声势高涨,因思出省考察,欲与海内人士共商良策。听说当时的广东、广西对于教育有所革新,在闹什么“寓兵于团”“寓匠于学”。究竟是怎么搞的?表老很想去看看,因为他对教育一直是很关心的。更重要的是:访旧联新,为反蒋作准备。当时两广的李、白,是公开反蒋,而且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所以特别选择这两个地区。至于上海,政治空气较浓厚、也较自由,有志有识之士也较多,想广为结识。由于表老是无党无派人士,各方面人物对他很少顾忌,愿意接待他。路过南京时,到燕子矶去参观过陶行知办的晓庄师范和实验小学。邓汉祥当时在上海,是刘湘的驻泸代表。周善培、朱庆洲(曾任四川副都督)在上海当寓公。这些人都与表老有旧,也都欢迎他留住上海。各党各派人物,那次都有所交往,为以后建立民主政团同盟、打下了有利基础。到上海后,张君迈、张嘉墩弟兄曾盛情接待。中报总经理史量才(后被蒋介石暗杀)也接触过。表老对黄炎培办的中华职教社很感兴趣。他在南充办学时,就很重视职业教育,办过职业学校,所以他特别到职教社去参现,并向学生进过话。陶行知先生从事人民教育,先后办过晓庄学校、山海关工学堂、新安旅行团、育才学校、社会大学等,为中华民族培养了大批人才。表老对陶先生也很崇敬,特别去参观了晓庄学校,见一个七龄幼童,能写四、五百字的作文,也颇通顺,大为欣赏。“救国会”七君子中的沈衡老,表老也曾接触。章伯钧也碰过头。蒋光肃、蔡廷谐也在上海。日本军间发动“闸北事变”,“即一、 二八”侵华战争时,蒋、蔡是主张抗日的,表老对之很钦仰。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乘意大利邮船到香港,访问寓居香港的胡汉民。胡的住所在半山腰,很漂亮,由女公子胡木兰在门外迎接表老。胡汉民是反蒋派。两广反蒋事,实际是胡在策划。两广也派了人住香港。
表老在港,同胡会谈了三次。
离港后,到广州小住。闻广东番禺是在搞新宪政,而县长又是杜象谷的同学,也去参观过。那时唐绍仪(顾维钧的岳父)兼中山县长,离孙中山的家乡翠亨村也不远,因而参观了翠亨村,也见到唐绍仪,唐也很欢迎。回到广州。白崇禧派参谋温乔生迎接表老。
广西省长黄旭初,表面很平庸,实际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李宗仁比较老实;白崇禧则八面玲珑能说会道。谈反蒋问题,是鲜英陪表老去的,详情不知。彼此对蒋的看法是:“庆父不死, 鲁难未已”。同白会谈过几次,涉及面也广,主要是谈“自治”问题。也谈到教育,谈到“寓兵于团”“寓匠于学”的问题。他们也自办了军官学校。赖心辉的表弟吴克仇(三台人)在校当教官、欢迎我们去参观。白崇禧很羡幕四川,他说:“广穷川富。过去说吴头楚尾。现在应该说是蜀头,粤桂是尾”了。对表老也很夸赞,他说:”“辛亥保路运动,没有表老发难,运动也起来不了”。我们还去过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的家乡。白崇禧说他准备为石达开修一座“翼王亭”。

在桂林逗留约一周,又到桂平、桂县、斌阳,经昆伦关到南宁(南宁是广西新建省会、尚未完成),到柳州后就分两路。表老、杨达璋、鲜特生又回到广州,再去香港会晤胡汉民,又回上海;我同任乃强赴两湖考察民、财、教、建各方面的问题。到武汉时,任乃强回川任江安中学校长。我又再去上海,同杨达璋一同返川。那次考察,费时约半年光景,到1933年8月才回四川。那次出川考察的收获也较大,一是开阔了视野,增长了知识;二是经过访旧联新,结识了各党各派人物,为以后进行民主政团同盟工作创造了有利系件。1933年表老出川考察时、适逢红军北上抗日。红四方面军曾进入川东北一带,震动了四川大小军阀。蒋介石特任刘湘为“剿匪”总司令。刘湘利用刘从云为他当军师,还成立了模范师,刘从云兼师长。四川军阀都向他顶礼膜拜,执弟子礼。临战前,还封刘神仙为前敌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刘大吹大擂,以诸葛亮自居,但与红军接战便望风溃退。刘湘闻讯,惶惶不安,立即请辟剿总职务。蒋挽留他并派以贺国光为首的参谋团入川。由于张国焘不服从中共中央调遣,自行西去,四川军阀始得以苟延残喘。1934年红军撤走后,刘湘曾邀请表老主持善后救济工作。随同他一道工作的有李璜、卢作孚、杨达璋以及王又辛等。这一工作,纯属救济和恢复正常秩序性质,时间也很短暂,于1934年底即告结束。1935年,蒋介石派刘湘任四川省主席。省府设了两个委员会,即:财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尹仲锡;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邵从恩。表老只负委员虚名。以后刘湘死,这个虚名也不存在。表老自1935年后,仍在家乡南充搞教育工作,非致力于“新南充”的建设事务。同年,曾赴重庆住鲜特生家。


(六)“坚持抗日、反对妥协;坚持民主,反对独裁。”


表老对独夫民贼荐介石,素持反对态度。1933年出川考察时,他曾访问自崇禧,事实上就订有联合反蒋的默契。不过那次陪同表老去访白氏的是熟习军事的鲜英同志,我未在场,不了解具体情况而已。到1936年,蒋介石派以贺国光为团长的参谋团入川,表老立即提出“川人治川”的口号表示反对。兼四川省主席张群虽是川人,表老也很不满,因张实际


1页    共3

发表日期: 1980年代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
工信部网站备案:蜀ICP备2021003115号-1
公安备案号:51130202000361
中物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