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学生底出路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成都大学成立才五年,现在的学生已有一千多人,发皇的气象,很可惊喜,但是我每一念及中国学生底出路,就有些不寒而栗。不知道现在的学生,曾否把自己的切身问题作一全盘的考察,我今天略就意想所及,以贡献于诸君。
    我们知道智识者对于人类底责任,在谋社会进步和文化底发达。学生就是这种智识者底幼年时代,一出学校,便不管程度如何,而客观地成为了成年的智识者。那时,就理论来说,就事实来说,也必不可免地站在智识者底位置上,去完尽谋社会底进步和文化底发达那一个本然的责任。
    但考之中国过去现在的事实,却都不是这个样子,当他们在学校做学生底时候,志气远大,抱负不凡,大有顶天立地的气概。就他们的行动来说,亦非常讲究,没有恶言恶习,并且心术光明,行为正大。对于军政当局,不骂其争权夺利,残民以逞,即骂其嫖赌骄横,宦气可恼。仿佛自己将来出了学校,必扫除这些垃圾,澄清国家政治,另造一个新世界出来。这真可说是品学兼优,有献,有为,有守。可是一旦入了社会,却适得其反。他们不独走人家底旧路,而且变本加厉,腐败化老朽化官僚化比人家还快。昔之骂人者,转眼就成了被骂底人。军阀、官僚、学究、士绅,不都是由学生蜕化而成的么?这些人在中国的最近代历史上,虽有新陈代谢的变动。然而总是一脉相承。在军事上、政治上、教育上、社会上都是一样的情形。所不同者,只是新徽章代替了旧徽章,新官衔代替了旧官衔,新八股代替了旧八股。
    为甚么成了这样呢?唯心主义者,道德主义者底答案就是:(一)由于学生底意志不坚强;(二)由于人格的修养不充分;(三)由于古代的道德不讲究。这些解释,都是玄学的臆造。或者失之用现象解释现象。我们若是用科学的唯物见地去分析,便可知道这是由于环境底关系和生活底压迫。学校是一个纯洁的环境,好比处女闺阁一样。生活其中底学生,自然像处女般的纯洁。可是社会就不像学校那样纯洁了,旧制度、旧习惯、旧生活,无一样不污秽龌齪,时时在这里存在着底学生,怎么不会变坏?事实上原来没有到了妓院而还能保持其纯洁底处女。这就是所谓“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人底意志,不能无条件地战胜环境,人格和道德,也根本都是环境底产儿,没有超环境底力量。并且学生在校底生活,完全是依赖他人——父母或亲友。“衣食足而知荣辱”,自然无须乱干,可以责骂别个。但一出学校过后,就必须自谋生活,而过惯了城市的安逸和丰美,又迫得非去找事不可。然在军事、政治、教育等方面,总括一句,整个的社会都污秽龌龊,充满了夤缘、巴结、贿赂和嫖赌烟酒底应酬,以及贪婪、掠夺、侵吞、专横、屠杀等等,不顺应环境。与旧有的军阀、官僚、学究、士绅同化,便得不着位置,或得着而不巩固,或巩固而不迁升。只像这样消极的同化还不够,而且必须要积极的造恶,实行剥削民众,抢劫金钱,植派营私操纵把持,狼狈为奸,渔利分肥。社会环境的影响,物质生活的逼迫,有超过人之主观的和精神的道德、人格和意志等等底力量。所以在学校底学生,一到社会,便必然地恶劣化了。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要阻止这样的趋势,使学生不会有在学校和在社会前后的矛盾,不是改造个人,而是改造环境,并且我们还可这样地说:要改造个人,必先改造环境,有了优良的环境,才能有优良的个人。若是改造个人就从个人下手,自然会走到谈说道德夸张智识那一条路上去了。可是物质的势力胜过精神的势力,所谓意志、人格智识和道德等,终久会屈从于生活环境之下,没有作用,结果,所谓改造个人,不过是培养新的军阀,新的官僚,新的学究,新的士绅而已。那又怎么不至改造社会而社会愈糟,愈改造个人而个人愈坏呢?这不是中国底国情不宜于学校,不宜于科学,应该恢复读经,恢复科举,实在属于方法上底错误。这是中国近二十年来痛苦的经验,我们现在应该觉悟起来。
   所谓改造环境,就是改造社会。改造社会应该从什么地方着手呢?这个,我们必须明白造成社会底物质基础是经济,而决定政治思想、道德、风俗甚至性格、感情之命运底因子,也是经济。所以要从经济方面着手,对于社会底改造,才有“纲举目张”、“百度维新”的效力,不至徒劳无功。然则怎样改造经济呢?就是对经济作制度的变更和数量的增进。这不是主观的玄想,而是客观事实底决定。
   我们知道学生底生活,是城市内面那种高级的生活。出学校后,不能劳动,而又必得继续其高级的生活,享受人间底安逸和丰美。可是这就非生产发达不可。就人类底经济历史看来,只有生产发达底资本主义,才能满足今日中国学生底需要。事实上,也只有生产发达底资本主义,才能安插有史以来人类教育最发达底目前阶段中所生产出大批的智识者,因为资本主义出现,则科学发达、教育发达、生产发达、自由职业发达,而后出校底学生,才有很多的教员、律师、医生、科学家、工程师、新闻记者等位置,使他们各得其所。这是学生本来的出路。
    但中国资本主义在今天,竟不能应这个需要,然而学生底高级生活又不能低下来,所以只有采军阀、官僚、学究、士绅底谋生方法。换一句话说,就是去当军阀、官僚、学究、士绅。在未得着军阀政界位置底时候,不能不夤缘巴结、贿赂,在已经得着底时候,不能不作嫖赌酒烟底应酬,以维持其存在而企图发展;并且要援引朋辈,排拒异己,以达包办分赃底目的;而又必须贪婪,侵吞和掠夺,以补偿所失而取得高级生活所需底财富。其不能入军政界的,便挤到学校来滥竽。不能到学校的,就回乡村去当团总和绅粮。但他们与入军政界底智识者,实在是使用同样的方法,达到同样的目的.这就是原来比军政界纯洁高尚的育教事业,也一样的夤缘巴结,植派营私,贪婪侵吞,渔利分肥之所由来。
    就现在的趋势看,不论军事也好,政治也好,教育也好,各方面都又已达到人满为患底


1页    共4

发表日期: 1929年5月23日    来源: 原载《国立成都大学五周年纪念会特刊,述论》。该文是张澜为纪念国立成都大学成立五周年面作。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
工信部网站备案:蜀ICP备2021003115号-1
公安备案号:51130202000361
中物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