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革命家张澜如何办一流大学
王贵成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随着电视剧《民主之澜》的热播,张澜先生已广为人知。但一般人只知道先生是伟大的民主革命家,为官清廉,家中一贫如洗,在旧中国就已经在百姓中赢得了“川北圣人”的美誉。殊不知,先生还是一个杰出的教育家,办学领域涉及教育的各个方面:私塾、小学、中学、职业学校、大学、慈善公益学校、留学教育等。“蜀中学子半门生”,先生可谓桃李满天下,在社会各界都有他的学生,朱德、罗瑞卿、任白戈等重要共产党人都是他的学生。其精深邃密的教育思想,对痼疾缠身久已为人诟病的当今教育,不啻是一副良药,有着极其重要的借鉴意义。



 从1926年到1930年,张澜先生把只有一块牌子的成都大学,办成了声名远播的高等学府,创造了教育史上的奇迹,也集中体现了先生的教育思想。



(一)



 在创办成都大学之初,张澜先生即提出了“打开夔门,欢迎中外学者来川讲学”的口号,公开宣称:“对各科学术流派,各种政治派别、人物,均兼收并蓄,使大学得以成其大。”基于此,先生在延揽人才时,不抱任何偏见,用人唯才,不拘一格。不管是哪党哪派的人,只要在学术上有地位,有创见,一律兼收并蓄。他不仅聘请四川的“蜀学宿儒”和新派人物到校任教,而且通过各种关系和派出专人,到省外聘请国内外知名专家来校担任教职。这样,在成大的教师队伍中,既有共产党员,也有国民党员,还有其他党派人士。



 聘用反封建斗士吴虞来成大任教一事,最能体现张澜先生在用人方面兼收并蓄的态度。对先生的这种做法,当时社会上各种言论已经颇多了。当张澜欲聘请吴虞任教时,立即遭到当时“五老七贤”之一的徐子休的反对,他称“吴又陵不忠不孝,怎能教书?”张澜予以反驳说:“吴又陵在北大双手打倒孔家店,怎么不能教书!”吴虞,字又陵,四川成都人,1891年入成都尊经书院学习,少时深受儒家学说的影响,之后成为反儒学斗士,曾任《蜀报》主编。1906年留学日本,1920年任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国文系教授。吴虞最重要的思想就是批判儒学,揭露吃人的“礼教”。“五四”运动前后,吴虞在《新青年》上发表《吃人与礼教》、《家族制度与专制主义之根据》等文章,大胆冲击封建礼教和封建文化,被称为打倒“孔家店”的英雄,他的思想在当时引起了巨大反响。聘用吴虞一事所引起的争议,竟然惊动省署出面干预,而张澜把省署转来的公文扔到字纸篓中,依然我行我素。为了请吴虞到校任教,张澜曾屡屡致函吴虞,吴虞则总是以老母需人侍奉为由婉拒,之后张澜亲自登门造访相请,吴虞才到校任教。



 张澜还聘请了许多外国学者到校任教。据1929年的成都大学教职员名册记载,外国教师共28人,分别来自英、美、法、德等国。偏僻的成都大学能有这么多的外国学者任教,对于封建气息还较浓厚的四川教育界,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张澜就任成都大学校长的时间虽短,却组建了一个群贤毕至、各方人才齐备的高素质教师队伍,在当时教育部立案的21所国立大学里排名第7。对于当时交通极不便利,信息相对闭塞,地处西部边陲的成都,能够建立如此规模的普通大学,实属不易之事,由此可见张澜在教育上的才能与在教育界的名望。



 回头再看我们现在的大学,还有张澜先生这样对待人才的校长吗?时下已经与时俱进到“博硕考虑考虑,本科靠一边站”的境界,博士文凭是必须有的,除此之外,还要对博士的第一学历验明正身,第一学历不是“211”里名牌重点的,即使你是未来的鲁迅、爱因斯坦、杨振宁,对不起,也不能录用。没有一流师资的大学,还妄想建设什么世界一流大学,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啊!



(二)



 兼容并包,是张澜先生实行的办学方针。



 他强调:“大学为最高学府,包罗众有,学生对于各种主义之学说,均可尽量研究,以求真理之所在。言论思想,固不禁人之自由,不得因某某研究某种主义之学说,而辄牵入政治问题,攻讦其不当,违反学府性质,损失学者态度……”。这就明确地表明了他的办学主张,体现了他作为卓越教育家的胆识和水平。1929年12月,他在成大“教育学会”成立会上进一步表示:“本校一向主张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现在所谓党化教育,我是不赞成的,我是怀疑的……”对于当时被视为危险的马克思主义,他同样主张研究,他说:“我们研究学问的人,只问是真理不是真理,合科学不合科学,决不应该因为避免时忌就不去探讨经济真理”,“不能拿反共作为一种遮蔽真理的成见。”同时指出:研究学问,“一方面是为求真理”,“一方面是为应用”,“要使我们的学问是活的,切于应用,更非研究实际不可。



 这样,成都大学就形成了各派思想自由传播、自由争鸣的学术氛围和民主求实的良好风气。不管你来自日本或欧美,都可以按照自己留学时师承的学术流派、知识体系来讲,社会科学如此,自然科学也如此。如杨伯恺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讲授社会学,阐述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及社会主义革命的原理;张禹九在讲经济学时,讲授马克思《资本论》的剩余价值学说。在那个时代宣讲共产主义学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但张澜却予以支持;对于持有国民党和国家主义派思想的教授宣讲他们的政治观点和唯心主义学说,先生也不反对。



 为了改变旧学校中浓厚的封建气息,杜绝旧学校中的弊端在成都大学出现,张澜先生从改革领导体制入手,制定了较为完善的管理体制,实行民主办学的方针。他亲自主持制定了《国立成都大学组织大纲》、《国立成都大学延聘细则》、《文、理、法科通则》,《学生通则》,《教职员薪俸规程》等。其中,《国立成都大学组织大纲》规定,校长在总辖全校校务时,“可以组织:1、校务会议;2、事务会议;3、教务会议;4、各科(院)、系教授会议;5、各委员会”。教务会议是学校最权威的机构,由校长、教务长、各科学长(1930年以后称院长)、总务长、斋务长、系主任、部主任和图书馆馆长组成。校务会议有权决定系和校部机构的设置、变更


1页    共3

发表日期:     来源: 凤凰网博客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
工信部网站备案:蜀ICP备2021003115号-1
公安备案号:51130202000361
中物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