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张澜与卢作孚
张广华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编者按: 张澜在一些人攻击、污蔑卢作孚的情况下,于2月29日(是年闰年)给周恩来去信,为卢作孚辩白。从字里行间可看出张澜对老朋友的人生、性格、道德、事业了解得多么深刻。看出张澜对老朋友的深深的尊敬和爱护,现在读之仍使人感动不已,做朋友就当如是。





   (本文作者张广华是张澜之孙,张乔啬之子。本文已在2014年8月28日《南方周末》上以“张澜书信里的卢作孚之死”为题摘要发表,此为作者所赐原题原稿,特在共识网上发布,以飨读者。)





  张澜生于1872年,卢作孚生于1893年,两人相差21岁。由于相同的理想,相同的道德品质,都主张教育救国,实业救国,同气相求,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他们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可说是忘年交,在各项工作中他们互相倚重。


  1933年,在四川省局混乱的当头,张澜并没有民生公司股份,也没有金钱权力,但张澜在四川有很高的威望,为便于公司发展,防止官宦大股东对公司的觊觎,保护董事会中平民股东和职工的利益,民生公司特选张澜为第八届董事,并连任三届。


  其时,由于张国焘在川北推行极“左”路线,使川北通、南、巴三县一带难民大量外流,在这种情况下,人民需要休养生息,需要对难民进行救济收容等工作。张澜深知卢作孚一贯清廉,律己甚严,特请他任救济组组长,募集捐款。


  张澜的长子张乔啬,1924年清华毕业后赴美留学,在普渡大学攻机械工程。抗战时期卢作孚任交通部次长时,张乔啬任交通部造船处副处长,为运粮制造大批川江木船。卢作孚辞去交通部官职后,民生公司聘张乔啬为江北青草坝民生机器厂工务处长,后卢作孚又调张乔啬任公司业务部副经理,兼副总工程师。


  1947年张澜在上海被国民党监视,他虽掌握由他从龙云、刘文辉那里募集来的民盟的活动资金,受出钱人委托,只有张澜才有开支权,但张澜用这笔钱除资助民盟临时总部外,还支持了上海500多民盟盟员转入地下斗争,救济由张澜牵头从重庆渣滓洞、白公馆救出的被捕民盟盟员21人(其中中共党员6人),以及支持其他地方民盟的活动等,自己不动分毫。当时,战火连年,经济大崩溃,物价一天涨几次。公教人员和工人都在饥寒线上挣扎,张澜的生活也极其艰难。时张乔啬尚在美国,民生公司就聘张乔啬为顾问,用顾问舆马费方式,给张澜作生活之资,维持温饱,直到上海解放,这才是患难见真情。


  1949年1月,黄炎培得知国民党将黄炎培、张澜、罗隆基等列入黑名单,要将他们绑票或暗杀。周善培(孝怀)亦曾见到这个黑名单。后来这些情况,张澜也知道了。卢作孚和周孝怀很着急,担心张澜的安危,都力劝张澜赶快离开上海这个危险之地。卢作孚还特派他的下属王化行到张澜驻地,和张澜具体商量从上海去香港的问题。张澜为了吸引国民党特务机关的注意力,掩护盟内同志撤退,谢绝了卢作孚的盛情,始终在上海坚持。直到上海解放的前一天,在中共地下党帮助下脱困。


  1950年6月10日,卢作孚受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的感召,从香港率船队回归大陆。他来到北京,见到他的许多老友张澜、黄炎培、何廼仁、何北衡,相见甚欢。他在北京时,也常和张澜、黄炎培等好友相聚叙谈。


  解放后,根据不断革命论,作为国旗上一颗星的民族资产阶级即将成为革命的对象。作为“老”革命的公方代表等,都以为自己是社会的主流,无产阶级、革命的代表,从思想到行动都很看不起即将成为革命对象的资本家,以及旧知识分子(即所谓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可以随便加顶帽子,哪怕他们对国家对民族曾作出极大的贡献,并一直深受社会公众的敬仰。


  为了让他们夹起尾巴做人,老老实实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在建国不到两年,毛泽东发起“三反”、“五反”运动。那些长期受人尊重、享有巨大社会声望的人,他们有很高的自尊。突然被打翻在地,人格侮辱达到极限。本已失衡的心理,哪怕再添加些微砝码,他们就会彻底崩溃,自杀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保持尊严和抗争的唯一方法。解放后,历次左的群众运动中,有多少民族精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呀!





  1952年2月8日,张澜的老朋友、卢作孚因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受到冲击,于晚间在重庆家中服用过量安眠药自尽。


  当卢作孚自尽的消息传到北京时,毛泽东、周恩来正与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张澜商谈西南地区工作。张澜当即说:“我与卢先生是数十年至交,深知其人艰苦朴素,严以律已,从不置私产,一心为公,工作不计报酬、废寝忘食,是为国家作出过巨大贡献的人,决不会贪污。”周恩来也深表惋惜:“卢先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党和政府方将畀以重任,以展其才,可惜竟遽尔辞世!”


  张澜于2月10日向重庆卢作孚的亲属发去沉痛的唁电。2月28日 有人在政协学习会上污蔑卢作孚为帝国主义服务。对此,黄炎培很是气愤,在日记中直斥这些人“颠倒黑白”。张澜在一些人攻击、污蔑卢作孚的情况下,于2月29日(是年闰年)给周恩来去信,为卢作孚辩白。从字里行间可看出张澜对老朋友的人生、性格、道德、事业了解得多么深刻。看出张澜对老朋友的深深的尊敬和爱护,现在读之仍使人感动不已,做朋友就当如是。





  恩来先生:


  关于卢作孚在渝服安眠药致死一事,澜根据来自重庆、汉口、上海等处报告,研究其主要原因,大约为下列三项:



1页    共3

发表日期: 2014-09-04    来源: 共识网-作者赐稿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
工信部网站备案:蜀ICP备2021003115号-1
公安备案号:51130202000361
中物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