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澜与中国民主同盟(兼论张澜的统战思想)
刘雅清 张茂延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目录

1.受命于危难之际。

2.当机立断,制定“十大纲领”。

3.运用“十大纲领”与蒋介石面对面斗争。

4.吸收沈钧儒和救国会入盟。

5.配合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写《说仁、说义》与《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

6.改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为中国民主同盟,扩大统一战线。

7.破五年沉闷空气,重开成都学生运动。

8.积极响应组织联合政府。

9.坚定民盟的正确立场,领导民盟走社会主义道路。

10.另世赠言(记民盟中央组织工作会议上一次讲话)。

张澜与中国民主同盟

(兼论张澜的统战思想)

刘雅清、张茂延

中国民主同盟的前身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秘密成立于一九四一年三月十九日。从政党的立场看,它是一个多政党的联合组织,从阶段和代表的阶级利益看,多阶级的政党的联合体代表多阶级的利益,理论上几乎是不可能。如果从统一战线的立场看,各个阶级的政党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抗日救亡,而联合起来,则是完全可能的。

民主政团同盟最早由三党两派组成,三党是青年党、民社党、第三党,两派是职教社、乡建派。他们各有各的形成历史和政治主张,青年党原是国家主义派,与共产党同时从少年中国学会中分裂出来,从成立之日起,就与共产党对立而存在。第三党是由国民党分裂出来的,曾申明既反对蒋介石的独裁政治,又反对共产党的阶级斗争。国社党(后改为民社党)是一九三二年张东荪和张君励联合组织成的,只讲研究而不讲革命的实践,人们称张君励是“玄学鬼”。职教社重视职业教育,为民族资本家所支持,乡建派的领导梁濑溟,信仰佛教哲学的“唯识论”,也反对阶级斗争。这些小党派在抗日救亡的大旗下,在参政会中受中共统一战线影响,走到一起来了。

一九四零年九月英国推行绥靖政策,与日本达成协议,封锁了中国当时的国际交通线——滇缅公路,企图迫使中国对日投降。蒋介石为投降作准备,一九四一年一月,发动了“皖南事变”,围歼新四军部队,损失惨重。周恩来穿梭于民主人士之间,一方面说明皖南事变真相,一方面解释不出席国民党装门面的参政会的原因。周恩来对张澜十分器重,一九三八年第一届参政会在武汉召开后,迁来重庆,周恩来即指定八路军办事处周怡与之联系。皖南事变周恩来亲自在张澜住地“特园”来来往往,有时一天来几次。周恩来希望张澜出来团结各党各派及各方面爱国民主人士,帮助中共发展统一战线工作,那时候中共非常需要第三者。

当时张澜的思想以抗战为重,不愿坐视国共分裂,祸及失败而亡国,他虽然痛恨国民党,但也劝中共参加这次参政会,再试一次。他十分重视周恩来的委托,虽是无党派人士,也参加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发起人的会议。会议选举了黄炎培为主席,左舜生为总书记,章伯钧为组织部长,罗降基为宣传部长,说明党派意识居首位,张澜仅是十三个执行委员之一,到了九月黄炎培辞职始被选为主席。

从一九四一年九月十九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正式成立之日起,经过一九四四年九月十九日中国民主政同盟改为中国民主同盟,直到一九五五年二月张澜逝世时止,共十四年,张澜担任民盟主席,领导中国民主爱国人士,纳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之下,与共产党风雨同舟、并肩战斗,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伟大胜利,张澜无愧于中华民族,无愧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愧于中国共产党这一忠实朋友,无愧于为新民主主义革命而牺牲的民主同盟战友。他的贡献,可以由下列几个问题说明。

(一)受命于危难之际

一九四一年三月十九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重庆“特园”成立之时,是一个松散的政治联盟,各有各的历史背景和政治主张,领导人员之中,各有各的气质和政治修养。由于蒋介石想独裁不愿小党派联合,政治上出现第三者,多一个对手,故成立之初是秘密的,决定派梁漱溟去香港办报,先在海外公开,造成既成事实。黄炎培、张君励、章伯钧、左舜生各捐一万元,梁漱溟捐六千元这个数远远不够。张澜劝刘文辉捐了四万元,龙云捐了六万元,始壮行色。临行见周恩来,周嘱到香港后有事找办事处主任廖承志。梁到了香港,经费仍不够,中共以华商名义又资助港币几千元,解决了问题。接着蒋介石听说有人组织民主政团同盟,大发雷霆,责问张群,勒令追查,派立法院副院长刘维织到香港,活动香港政府不准《光明报》出版,不久孙科也到香港,招待记者,大骂民主人士是抗日中的“第五纵队”、“招摇撞骗”、“在公在私俱无所闻”,在明施压力暗加摧残之下,困难之事次第发生,(《民国史第六辑》梁漱溟写的回忆,可以览其大概),当时黄炎培任战时公债募捐委员会秘书长,而香港政府规定出版报刊须有负责人署名签字。青年党曾琦又从中作梗。因此从五月二十日梁漱溟到达香港之日起,到了八月初办报之事尚未成功,梁漱溟非常着急,劝黄辞去主席职。一方面物色继任人选,他们从政团意识出发推张君励,青年党不同意,张君励的胞弟张嘉敖是国民党中央银行行长,劝其兄去昆明暂避。初生婴儿大有夭折之势。还是周恩来多方面做工作,把一个无党无派、威武不屈,敢于斗争的张澜推了出来。

从张澜来说,他做地方实力派的工作远在“九一八”以后,已有十年之久,近在一九三五年张曙时入川,也有六年了,才把刘湘、刘文辉从拥蒋反共阵营拉到反蒋抗日联共立场上来。据刘文辉回忆,张澜任民主政团同盟主席之前,曾与他商量,说明醉翁之意不仅在小党派之间,而在西南地方实力派之身,目的是团结他们,帮助他们走进民主阵营。

从中共地下斗争来说,一九四零年三月国民党特务在成都制造了“抢米事件”,枪杀了朱亚凡,逮捕了罗世文、车耀先等三十余人,中共四川省委机构被破坏,刘湘办起来的“武德励进会”也被解散,虽然刘文辉继办了“唯民社”,势孤力单,急需有人出来协助统


1页    共10

发表日期: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
工信部网站备案:蜀ICP备2021003115号-1
公安备案号:51130202000361
中物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